Français English 中国 日本の العربية

病理学

风险控制的最佳解决方案

-无论我们的病人的状态和条件,我们的监督医师将建立一个最佳的转运计划。

如武装冲突等各种地缘政治问题会给我们的介入带来障碍,对此,每递安可以安排病人由当地医疗队转运至机场同时我们的医疗团队于此处待命。在其他情况下,当地部队军医可以提供帮助,将病人护送到安全地点。

最近的技术发展能使我们转运那些重症,被视为不适合飞行的病人送至专门治疗的地点。

儿科和新生儿

-我们的医护对包含专业儿科从业人员,鉴于幼儿患者的呼吸问题,我们能用专用医疗包机转运并在机上实施插管。如有必要,我们能用机载机械暖箱并增加一名新生儿专科医生对面临早产问题的孕妇实施转运。

感染科:极具传染性的病人

早在2011年,每递安实施了一位拉萨出血热呈阳性的人道主义工作者。转运从塞拉利昂弗里敦至瑞典,我们将病人放置在隔离医疗舱,用猎鹰F50的医疗专机实施了转运。在西非最近埃博拉病毒爆发,5位人道主义工作者暴露于埃博拉病毒检测呈阳性,我们的医疗团队成功的对他们实施了转运。

我们一丝不苟的根据BAT(生物有害航空转运)规则,我们的团队在各种情况下使用隔离医疗舱,对流感,肺结核,出血热,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实施转运。

心肺衰竭

-我们和位于巴黎的La Pitié-Salpétrière和Armand Trousseau医院两家医院合作,我们能使用他们的移动循环辅助装置(UMA),设立额外团队(重症监护和血管外科,对于心肺循环障碍的病人(例如心肌梗塞或感染性肺炎的病人)运用体外膜肺氧合(ECMO)装置,让他/她能够转运至一个专业的复苏部门,从而生存下来。

-这类任务必须在起飞后根据处方数小时内迅速启动。

神经/脑外科手术

在一些其他的情况下(包括脑水肿),飞机转运可能会推迟。然而在一些情况下,迅速转运病人至专业复苏单位显得很重要,直达医疗包机就很有必要。在飞行过程中,我们的团队可以依靠EVD(侧脑室穿刺引流术)确保飞行顺利。目前,我们正在研究新的治疗方法,以尽量减少飞机的起飞和降落的不良影响。

在坐席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强烈建议在转运途中对于不稳定病人的身边有家属的陪同。


转运高传染性疾病患者(埃博拉)

转运高传染性疾病患者(埃博拉)

 使用孵化器的新生儿转运

使用孵化器的新生儿转运

 外部心室搭桥-达拉斯-美国

外部心室搭桥-达拉斯-美国

由于肥胖引起多发伤的病人转运-纽伦堡-德国

由于肥胖引起多发伤的病人转运-纽伦堡-德国

儿科体外膜肺氧合(ECMO) 利摩日 - 巴黎 - 准备

儿科体外膜肺氧合(ECMO) 利摩日 - 巴黎 - 准备

儿科体外膜肺氧合(ECMO) 利摩日 - 巴黎 - 准备2

儿科体外膜肺氧合(ECMO) 利摩日 - 巴黎 - 准备2

儿科体外膜肺氧合(ECMO) 利摩日巴黎 - 安装在飞机

儿科体外膜肺氧合(ECMO) 利摩日巴黎 - 安装在飞机

儿科体外膜肺氧合(ECMO) 利摩日巴黎 - 安装在飞机2

儿科体外膜肺氧合(ECMO) 利摩日巴黎 - 安装在飞机2


如果您想获得一份报价,请填写在线表格
联系方式
巴黎-法国 / 24小时

欧洲平台 :
电话: +33 1 41 72 14 14

日本平台 :
电话: +33 1 41 72 14 19

传真: + 33 1 48 57 10 10


上海-中国 / 24小时

亚太地区平台 :
电话: +86 21 63 55 82 89
传真: +86 21 63 55 82 85


MEDIC’AIR إفريقيا للنقل / H24

African - Middle East Operations :
Dar El Bacha – Tizougarine 5,
40000 Marrakesh - Morocco
T. +212 524 38 13 88


operations@medic-air.com

合作伙伴
Special Care Accreditation by
Nos partenaires